·霓樂章· // 聆春_精彩推薦_文化五城_長江網_hankodirect.com

來源:
調整字體

  音樂,有時就是這窗欞,通過它,我們對春天的瞭望得以進行聆春

  文/徐戈

  誰道閑情拋棄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

  數天前,接到友人的短信,訴苦:霧霾讓人胸悶,都快喘不過氣了。我將蕭紅《小城三月》里的結尾抄去安慰他:春天啊,為什么不早一點來, 來到我們這城里多住一些日子,而后再慢慢地到另外的一個城里去,在另外一個城里也多住一些日子。“但那畢竟是彼時春光啊”,對方的回復則更顯料峭,“春天就算能早點來,但霧霾仍難散。”

  這樣啊,現實中的種種沒勁,應該用一個什么樣的姿勢來抵抗, 那一瞬間,我跳躍式思維一下子蹦到了電影《立春》里王彩玲,還有那幾位熱愛音樂的小城鎮中小人物們悠悠的畫外音:“每年的春天一來,心里總是蠢蠢欲動,總會覺得,要發生些什么;但是春天過去了,什么都沒發生,就覺得好像錯過了什么似的。”

  舒伯特藝術歌曲《暮春》、普契尼歌劇《托斯卡》詠嘆“為了藝術,為了愛情”;德沃夏克《月亮頌》;老柴《花之歌圓舞曲》等等一系列惜春懷春嘆春的古典樂段,隨著季節又走了一遭。 就像沈從文所說,人類事情常常有其相左的地方。上帝同意的人不同意,人同意的命運又不同意。歲月去時沒有蹤跡,憂愁來時沒有方向……這一去一來的當口,無話可說,音樂響起。

  現實似灰白的膠片,日光之下皆覆轍;想如樂音存余溫,月光之下皆舊夢。我們生活的常態往往是音畫逆行。

  所以,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你也不妨騙騙它。不悲傷不心急,憂郁的日子里需要鎮靜。噪擠的城市生活漸漸吞噬了我們記憶里的春日,那就再多聽聽與春相關的樂音: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詩經小雅·出車》里的德澤光輝,皆能在維瓦爾第《四季》春之慢板和舒曼第一交響曲《春天》里找到對應意象與情感。

  舒曼1842年給友人Adolph Bottger郵寄的照片上,曾記錄下此交響樂一行樂句譜例,并說“這部交響曲的開頭是有感于您這首詩的最后一行創作:在溪谷的原野上盛開著春天的花朵”。

  人有閑意,暖日風香;蘭陵美酒,琥珀韶光。馬勒1908年傳世之作“大地之歌”第五樂章《春日的醉翁》中處世若大夢,對酒還自傾的男高音風語流鶯,管樂裝飾音所奏的諸鳥花間鳴,靈感來自李白唐詩《春日醉起言志》的對酒自酌,感之欲嘆息,曲盡已忘情。

  單簧管哨片下悠長的氣息,吹漾漣漪;長笛中音區幾聲嬌喘,嫩蕊細開;英國作曲家戴留斯引用挪威民歌素材所創作的管弦樂曲“春日初聞杜鵑啼”,鄉愁隨弦樂四溢,其間旦暮聞何物,寂寞空谷,聲悵鳴禽。

  聽了上面的這些曲子,是不是感覺好點?如若回答否定,那就再欺騙欺騙生活,譬如,你明明困在春運后擁擠臟亂的綠皮火車上,卻想象著這是春天開往巴黎的地鐵;你憤憤走在尾氣泛濫的上下班高峰,卻只當腳下是華茲華斯詩里的綠野;你剛剛和你親愛的冷戰吵架,誰也不理誰,那就讓聶魯達代你發個短信吧:晚上早點回家,做那春天在櫻桃樹上做的事。

  “偶賦凌云偶倦飛,偶然閑慕遂初衣;偶逢錦瑟佳人問,便說尋春為汝歸。”春天啊春天,還藏在哪兒呢,記憶里——天空仍將是舊日的藍,白云舒卷飄搖。從窗子向外俯望,“青梅如豆柳如眉,風和聞馬嘶,日長蝴蝶飛”……而不過一會兒,春光仍在人空老,所見所感不復存在,只有窗子還在那里。

  音樂,有時就是這窗欞,通過它,我們對春天的瞭望得以進行。

  徐戈 長笛教授,音樂專欄作家,微博名dolce小裁縫。

  (編輯:禹宏)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
分享到: 0

文娛社會

財經健康

旅游青春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