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符碼· // 從令和改元看日本的時間觀_精彩推薦_文化五城_長江網_hankodirect.com

來源:
調整字體

  公元紀年的世界,是一個綿延化的歷史世界,這個世界被自然數列所規定,似乎有始而無終從令和改元看日本的時間觀

  文/張斌璐

  日本改元,看上去算是一件大事,但是站在中國社會的語境中來觀看,又似乎算不上什么大事。無論如何,“國號”對我們來說早就是一件歷史的陳跡了——不僅僅是陳跡,在不同的場合下,甚至還有一定的歷史褒貶意味在其中。雖然人們對于“康熙”“雍正”這些名詞依然表示熟悉,但是這個語詞的究竟意味和目前所采用的公元紀年總是形成了若有若無的沖突。中國人觀看日本歷史,大部分有一個潛在的傾向,那就是將日本的年號紀元換算成公元紀年,經歷一個或明或暗的時間翻譯過程,才能夠將兩種不同的時間觀念統合起來。

  假如要探討日本改元問題,就勢必要涉及日本史上紛繁復雜的幾次巨大變亂,一言難盡,豈是本文寥寥千余字所能涉及的題目?不過,面對日本改元,我們也不難跨越文化政治而體察到一種在本地業已陌生的代際感。當官廳長官舉起“令和”的牌子之時,仿佛在做出一種超越政治的宣告,就像有一個來自社會以外的強力來直接宣布一個時代就此告終。

  在宣布的同時,也暗示著文化世代即將面臨更新,將來的歷史學家回顧此刻,必定會有稱為“平成史”的著作問世。這種依靠強力來宣布文化世代的更新,和通常我們所采取的自然史觀之間,不得說存在某些異質性的因素。

  公元紀年的世界,是一個綿延化的歷史世界,這個世界被自然數列所規定,似乎有始而無終。不但具備這種綿延感,更引申出了一個綿延化的空間觀念,進一步形成了一個均質的宇宙觀。在這個宇宙觀里,萬事是足以被計量的。你看到當下的時刻,實際上就看到了往昔和未來,各個時間在同一刻被呈現出來。同樣,空間也形成了類似的關系,每一個空間都是被均質化占有的,沒有誰能夠比其他人在空間和時間上占有更多。

  但是在東方的傳統里,“年號”式的時間不再是綿延化的世界了。這是一個模塊式分布的歷史觀念,你回頭觀看東方歷史,你會看到一塊塊磚塊式的時間,有的大有的小,你把這些磚塊慢慢堆壘起來,累積成一座叫做歷史的大廈。你從中看到的不是時間,而是歷史模塊的堆壘或朽壞。要是我們在公元紀年里看到了一種關于永恒和不朽的觀念的話,那么在年號式的模塊歷史里則將看到榮耀和朽壞。東方的古典文化特別喜歡講述從光輝到衰亡的故事,《源氏物語》《紅樓夢》或者《兔子傳》,不管在哪個國度,故事總是這樣。

  現代性的一大特點,就是公元紀年對年號紀年的取代或融合。與其說是皇權被民主社會所分化,更不如說是時間和空間觀念的革新推進了社會迭代的歷史進程。我們看到日本在歷經明治維新到二戰以來的歷史巨變,還依舊保留著年號和公元紀年并存的狀況,也可看到在日本的文化內部依舊是綿延式和模塊式文化并行的格局。所以我們常常既能看到日本文化里極為善于吸收的一面,也能看到其文化中極為頑固和保守的一面,兩種貌似水火不容的歷史精神總是在這個國度里同時并存。據說到了今天,日本民間依舊有嚴格采用年號紀年并堅決拒斥公元紀年的保守主義者,這也快成為這個時代特有的文化景觀了吧。

  張斌璐 文學博士,專欄作家,從事文化分析和藝術批評寫作。

  (編輯:禹宏)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
分享到: 0

文娛社會

財經健康

旅游青春

黑帽SEO